許蔚:淨明道祖師圖像研究——以《許太史真君圖傳》為中心

Please download to get full document.

View again

of 34
All materials on our website are shared by user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report us to resolve them. We are always happy to assist you.
Categories
Published
許蔚:淨明道祖師圖像研究——以《許太史真君圖傳》為中心
  BIBLID 0254 - 4466 ( 2011 ) 29 : 1  pp. 119 - 152 漢學研究第 29 卷第 1 期(民國 100 年 3 月) 淨明道祖師圖像研究 — 以《許太史真君圖傳》為中心 許 蔚 * 摘 要 《許太史真君圖傳》是《道藏》所收諸種許遜傳記中唯一附刻插圖的。本論文結合藏外文獻如《許旌陽事蹟圖》等,探討《許太史真君圖傳》與《許真君仙傳》之間的關係,進而對淨明道祖師圖像傳統之源流進行初步的研究。  關鍵詞: 道教、淨明道、許遜、圖像、許太史真君圖傳 一、前 言 在《道藏》所收諸種許遜傳記中,南宋《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與元代《許太史真君圖傳》是形式上比較有特色的兩種。前者在內容上基本照抄白玉蟾所撰〈旌陽許真君傳〉等傳的文字,形式上則分為八十五化,每化增附託名施岑的七律一首,當時又稱為〈許真君詩傳〉。後者的文字內容大體上亦襲自白玉蟾所撰〈旌陽許真君傳〉及〈西山群仙傳〉等,略有刪改,形式上則分為五十二個單元,每一單元附刻一幅圖像,合十二幅諸真肖像,共計六十四幅,實際上相當於是一種「六十四化圖」。「化圖」如同「化錄」,或有   2010 年 6 月 6 日收稿, 2010 年 12 月 13 日修訂完成, 2011 年 3 月 9 日通過刊登。  *  作者係上海復旦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博士生。 119  120  漢學研究第 29 卷第 1 期 方便教化之用意,   1   但更重要的意義可能還是在外部形式和潛在功能上具備了「神聖文本」的特徵。 二、   《許太史真君圖傳》之時代及其與   《許真君仙傳》之關係 與《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不同,《許太史真君圖傳》未署明確紀年。文字內容與之基本相同的《許真君仙傳》亦無明確紀年。二傳之關係如何暫且不論,僅就其產生時代而言,秋月觀 暎 根據真君封號,認為二傳應出於元代元貞元年( 1295 )加封許遜「至道玄應」尊號以後,   2   後來的任繼愈、鍾肇鵬主編《道藏提要》 3   以及施舟人( Kristofer Schipper )、傅飛嵐( Franciscus Varellen )主編《道藏通考》 4   均從此說。不過這只是一個相當模糊的判斷,相對於從元成宗元貞元年敕封到明英宗正統十年( 1445 )刊行《道藏》的一百五十年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注意到二書的傳文部分稱分寧縣為寧州,稱豐城縣為富州,稱建昌縣為建昌州,稱隆興府為龍興府,按《元史》〈地理志〉元至元二十一年( 1284 )改隆興府為龍興,至元二十三年升豐城縣為富州,元貞元年升建昌為建昌州,又「寧州,中。唐分寧縣。宋因之。元至元二十三年,於武寧縣置寧州,武寧為倚郭縣。大德八年,割武寧直隸本路,遂徙州治於分寧」,   5   則二書當出大德八年( 1304 )以後。又按《明史》〈地理志〉太祖壬寅年(當元至正二十二年, 1362 )正月改龍興路為洪都府,癸卯年(當元至正二十三年)八月改稱南昌府,洪武九年( 1376 )十二月改富州為豐城縣,洪武初降   1  李豐楙,〈許遜的顯化與聖跡 — 一個非常化祖師形象的歷史刻畫〉,載李豐楙、廖肇亨主編,《聖傳與詩禪 — 中國文學與宗教論集》(臺北: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 2007 ),頁 416 。   2  (日)秋月觀暎,《中國近世道教の形成:淨明道の基礎的研究》(東京:創文社, 1978 ),頁 16 。   3  任繼愈、鍾肇鵬主編,《道藏提要》(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1 ),頁 325 。   4   Kristofer Schipper & Franciscus Verellen, eds., The Taoist Canon: A Historical Companion to the Daozang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4 ), vol. 2 , p. 901 .  5  明.宋濂等撰,《元史》(北京:中華書局, 1976 ),卷 62 〈地理志五〉,頁 1508 、 1512 。  許 蔚∕淨明道祖師圖像研究 — 以《許太史真君圖傳》為中心 121 建昌州為建昌縣,又「洪武初,改(分寧)縣為寧縣,省州入焉。弘治十六年,升縣為州」, 6   則二書可進一步確定產生於元大德八年( 1304 )以後,至正二十二年( 1362 )以前。且不論二書孰前孰後,二本俱為元代道書則可確定無疑。而西山劉玉「新淨明道」教團之初創在元貞、大德之際,該教團所新作之師祖諸傳見於《淨明忠孝全書》,與南宋以降仙傳相較頗有改易,不僅捨去諸真的部分,更新增入張氳、郭璞二傳等內容,構成新的傳法系統,則二書又當在劉玉教團大盛暨《淨明忠孝全書》刊行以前問世。而《淨明忠孝全書》中新作之傳至遲在至治三年( 1323 )業已完成。另外,據劉崧〈旌陽道院記〉載至正二十三年( 1363 )興建旌陽道院時,「首為正殿三間,祀旌陽許仙其中,而從以玉真劉真人暨諸宗師」,   7   當即繪塑諸真像而祀之;又據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圖書館所藏明萬曆繪本《寶善卷》末曰:「及遵道錄左正一邵《淨明忠孝書》傳,旌陽許、洪崖張、洞真胡、景陽郭、玉真劉五位真君,中黃黃、丹扃徐、原陽趙、長春劉四位真人等像記,難以盡述」,   8   可見由於劉玉教團對傳統淨明道神靈系統所作的激烈改革,其興起之後的仙真圖像便自為另一系統,這也從另一側面表明《許太史真君圖傳》、《許真君仙傳》當為劉玉教團大盛以前之作品。那麼,《許太史真君圖傳》與《許真君仙傳》至遲也應在至治三年以前即已問世,即二書產生於大德八年至至治三年的近二十年間,當是玉隆本宮系統的弟子所為。至於二傳之關係,僅就傳記部分的具體文字而言,《許太史真君圖傳》與《許真君仙傳》有許多細微的差異值得推敲。兩相比對,除去刊刻之誤不計,不難發現《許真君仙傳》句末每缺「也」、「焉」等語助詞,如「即棄折弓矢,學道也」即作「即棄折弓矢,學道」;又每有字訛,如「苟非其義,一介不取」作「苟非真義,一介不取」;並且缺少了「柏樹仙童贈劍」(卷上)及「真君役鬼工鑄鐵柱」(卷下)兩個整段的文字。另外,《許真君仙傳》在   6  清.張廷玉等撰,《明史》(北京:中華書局, 1974 ),卷 43 〈地理志四〉,頁 1054 - 1055 。   7  清.魏瀛等撰,《贛州府志》(《中國方志叢書》華中地方第 100 號景印同治十二年刊本,臺北:成文出版社, 1970 ),卷 16 〈寺觀〉,頁 336 上。   8  轉引自王育成,《明代彩繪全 真 宗祖圖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3 ),頁 36 。  122  漢學研究第 29 卷第 1 期 缺字的同時,也有幾處較《許太史真君圖傳》多出數字,比如「置符其中」作「置符於其中」,多「於」字;「蜀民謠曰」作「蜀民為之謠曰」,多「為之」二字。秋月博士認為《許太史真君圖傳》顯然一眼就可看出是以《許真君仙傳》為藍本,二者之間文字差異乃緣於《許太史真君圖傳》機械地分章而造成的文脈斷裂,而原本為《許真君仙傳》所筆削的兩段文字,到了《許太史真君圖傳》抄錄的時候又被增補了進來。 9 由於《許太史真君圖傳》是否一看就知道是脫胎於《許真君仙傳》的看法並沒有什麼可靠的證據,秋月博士的意見也可以反過來說,即《許真君仙傳》顯然一眼就可看出是以《許太史真君圖傳》為藍本,《許真君仙傳》在抄錄時對繁詞多有筆削,並且這一過程中還將兩個整段的文字遺漏,從而造成二者之間的一個比較明顯的文字差異。考慮到《許太史真君圖傳》採取的是文字與圖像相配合的形式,文字一旦脫落即很明顯,而《許真君仙傳》則是純文字形式,抄脫一兩段可以說是比較正常,不易被察覺的,當然增衍出一兩個字也是不會很明顯的。在這方面,明刊本《許旌陽事蹟圖》文字部分的刪削工作儘管極為粗糙,但顯然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極有參考價值的樣本。注意到二傳文字上的最大差異莫過於《許太史真君圖傳》卷首多出了「玉陛錫詔」、「玉陛再詔」以及「真君聖誥」三部分內容。此部分內容即不與圖像配合,顯得十分突兀;而與玉皇降詔之圖相對應的傳記部分則又缺少了完整的詔書內容(僅有節文),與白玉蟾〈旌陽許真君傳〉、《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歷世真仙體道通鑒》卷 26 〈許太史〉及《淨明忠孝全書》卷 1 〈淨明道師旌陽許真君傳〉等宋元許遜傳記相比,也顯得極不正常。根據對宋金之際諸種道教文獻的考察,可知玉皇詔書對於許遜傳記而言,實具有極重要之意義,既表明積功累德方能成仙,又表明神仙可以學致,屬於具有神聖功能且不可缺少的部分。 10 考慮到元貞元年剛剛接受了敕封的因素,《許太史真君圖傳》或許是有意將「玉陛降詔」等內容提至卷首以示尊崇(聖誥的部分具有咒術特徵,則另當別論),而為免重複,故傳文中即不再照錄詔書全   9  秋月觀暎,《中國近世道教の形成:淨明道の基礎的研究》,頁 16 。 10  參見拙撰,〈宋金之際的淨明道 — 以〈詔旌陽許 真 君碑〉為中心〉,《國學研究》第 24 卷(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9 ),頁 235 - 251 。  許 蔚∕淨明道祖師圖像研究 — 以《許太史真君圖傳》為中心 123 文,因而傳記在整體上實際並沒有缺失玉皇詔書這一關鍵部分,在這個意義上應是一部完整的許遜仙傳。而《許真君仙傳》卷首既沒有「玉陛降詔」等內容,傳中也沒有完整的詔書(所節存之文字亦與《許太史真君圖傳》完全相同),此種明顯的缺陷不論對南宋「舊」淨明道還是劉玉「新」淨明道而言都是無法接受的,在當時的道俗二眾而言絕對不可能看作是一部完整的許遜仙傳。由此,也可以得知《許真君仙傳》乃是從《許太史真君圖傳》抄錄而來,既刪去了卷首的詔書,又漏抄了兩段文字,並有隨文增刪的現象。同樣的,今存《許旌陽事蹟圖》也沒有卷首的詔書及聖誥,是亦可為一旁證。 三、   《許太史真君圖傳》之刊布及其與   《許旌陽事蹟圖》之關係 僅就《許太史真君圖傳》傳記部分的產生時代而言,遠在元代焚經之後,唯當時之刊本今已不得而見。現存所見為《正統道藏》本,乃明正統十年( 1445 )內府所刊,所據底本應是當時還能見到之元刊本,或即元藏本。《許太史真君圖傳》未見明清藏家著錄,或因附圖而流傳較少,但邵以正刊本《淨明忠孝全書》已增刻諸真之形象,則《許太史真君圖傳》似亦不能以圖繁而無翻刻。而加拿大所藏明嘉靖二十五年( 1546 )《真仙事蹟》絹本圖冊目前雖僅刊布數葉,就鮑菊隱( Judith M. Boltz )的文章所述,可以明確其圖式即仿自《許太史真君圖傳》。不過,《真仙事蹟》由於為某畫師所繪,鮑菊隱並據題署及管理府事弋陽王朱栱樻跋等信息,推測當是江西弋陽王府準備獻給嘉靖帝的作品,並認為後為清宮所藏, 11 自不能有廣泛之流傳。另外,就目前所刊布之《真仙事蹟》諸圖而言,僅在圖式上大體從《許太史真君圖傳》脫胎而已,各方面的細節改易都很多;至於其文字部分雖也可予以對應,但僅就隨圖像所刊布的幾段文字看來,內容雖然沒什麼變化,但字句改動也很大,與《許太史真君圖傳》相去甚遠。因此,儘管在圖像上《真仙事蹟》尚屬《許太史真君圖傳》系統,但顯然不是《許太史真君圖傳》的別本。與這 11  (美)ジュヂィス.マギー.ボルツ,〈淨明道の祖師許遜にまつわる物語の再檢討〉,載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編,《中國宗教文獻研究》(京都:臨川書店, 2007 ),頁 189 。
We Need Your Support
Thank you for visiting our website and your interest in our free products and services. We are nonprofit website to share and download documents. To the running of this website, we need your help to support us.

Thanks to everyone for your continued support.

No, Thanks